关闭
进入美国留学频道>
进入澳洲留学频道>
进入英国留学频道>
进入加拿大留学频道>
进入新西兰留学频道>
进入语言培训频道>
进入澳际移民频道>
进入澳际置业频道>

澳际学费在线支付平台

我想读: 中学 本科 研究生 专升硕

我想看: 留学评估 GPA计算器 留学新闻 精彩专题 大学排名 留学费用 Offer榜 专家博文 留学热词 院校中心 名师在线 留学工具

十字路口的留学生:他们被疫情改变的人生

2020/05/22 17:58:44 硅星人 编辑:陈丹莉 美国,澳洲,英国,加拿大,新西兰,亚洲,欧洲 浏览次数:639
“如果知道 2020 是这样的,我一定不会把我的孩子送到国际学校。”

“如果知道 2020 是这样的,我一定不会把我的孩子送到国际学校。”


Vincent 的孩子正在杭州一所国际学校念初一,一年前,老大考虑小升初的时候,家里人还在为他是否留在公立学校里争论不休,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国际学校。


今天,送孩子出国留学已经成为很多家庭都会考虑的一个教育选择。但是一场突然起来的疫情,让这些家庭都犹疑不决。


最为直接的反映是留学咨询机构,从 3 月份开始,他们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新用户来咨询留学的事情了。往年这个时候,电话总是响个不停,甚至还会有一些初中的家长,早早地就开始为孩子谋划,如何一步一步地将孩子送到国外知名的学府。


但是,现在所有家庭都在保持着一种心照不宣的“沉默”,那些还可以选择在国内高考的家庭缓缓地叹一口气,观望着不同国家的政策和风向,而那些已经完全进入出国升学路径,毫无退路的家庭,现在能够做的就是“直面所有的不确定”。


对于那些准备 2021 年申请入学的高二家庭来说,这个 2020 年似乎尤为艰难。


不断被推迟和取消的 SAT 考试


“又取消了。”


这已经是 Jessica 这几个月里收到的不知第几封考试取消的邮件。”一开始,还有些焦虑,会看看网上的各种信息,后来慢慢就习惯了。“就在不久前,她刚收到了一封 College Board  的邮件,通知  5、6 月份的 SAT 考试都取消了,下一次可以报名的考试时间是 8 月份。


考试不断被取消的坏消息笼罩在每一个准留学生家庭头上,如果说曾经”高分“是中国留学生在申请时候的一个优势,但因为疫情,现在这个”优势“已经不那么保险。


确实,如果打算 2021 年 9 月入学, 8 月份才开始第一次 SAT 考试,对于一个正在准备海外申请的学生来说,已经是很晚了。


按照往年正常的节奏,这个时候,打算 2021 年出国的学习者应该正在冲刺各种各样的升学考试,SAT,TOEFL,以及和专业课相关的几门  AP 考试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可以刷刷分,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场考试,可以多报几场,争取考到理想的分数。之后再根据考到的分数,好好准备文书,申请自己的学校和专业。


Jessica 在北京一所创新高中探月学院读高二。从初中开始,她就开始计划着未来出国留学的事情。她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在公益项目,高中之后独立发起了一个叫做 Dr. Panda 的社会公益项目,”关于出国留学这件事情,我们从很早就开始准备了,我想读商科,美国是我的首选。“


但对于 Jessica 来说,原先规划好的申请计划几乎已经行不通了,未来处于一片未知里。


”当时我以为是一场流感。“疫情爆发的时候,Jessica 和家人在崇礼滑雪,对于”新型冠状病毒“并不太在意。但是 ”武汉限行“消息出来的那天,从崇礼雪场出来的时候,一夜之间几乎每个人都带上了口罩,Jessica 才第一次感到担忧,她记得那个时候爸爸对她说”也许事情比我们想象要严重“。


果然,那次交谈之后不久,Jessica 就在邮箱里收到了 3 月份 SAT 考试取消的通知,而那仅仅是一个开端。


第一个 SAT 考试取消的时候,Jessica 立马报了 SAT2,但没过多久,连 SAT 2 考试也取消了,接着是美国大学不需要学生提交 SAT 2 成绩了, 再接着就是所有考试不断取消的通知。


Jessica 说:”一开始有点担心,慢慢地变成焦虑,后来是有点无可奈何,现在已经能够非常平静打开邮箱里的邮件了。”


但平静地接受,不代表行动可以放松下来,在接下来的 2 个多月里,Jesscia 的出国考试计划时刻根据外部的变化不断调整,“原先你打算做一个短期冲刺,但现在必须慢慢准备,随时撞线。”


3 月还没结束,海外的疫情又爆发了。这一次能否顺利出国留学已经不仅仅是考试的事情,生命安全、排华情绪以及留学签证等问题都成为卡在这届申请者面前新的难题。


“父母有和我讨论过,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延迟申请一年。”Jessica 自己并不愿意,她已经为出国申请准备了很久,“标化考试只是其中一项,我还可以做的事情很多,而且现在也有很多新的改变。”


随着疫情的爆发,过去一板一眼的出国备考之路充满了不确定。国外大学也在不断地调整,例如一些大学宣布申请者可以不提供标化考试的成绩,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常青藤院校;同时他们还不断地重申欢迎国际留学生,并会积极考虑多样的上课形式。


“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做最好的准备,去面对所有外部的不确定性。” 现在 Jessica 的生活状态基本上在学校上网课,下午完成自己的个人项目,或者是复习标化考试,再出去跑步半个小时,回来继续做课上的作业,或者是复习考试。有时候,她会和爸爸在夜里一起出去散散步。疫情期间,她还和探月学院的伙伴一起做了一本给同龄人的公益手册。


5 月 Jessica 要迎来申请路上的重要一场考试。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,原先她的计划是去天津考,但现在改到了线上,为了配合全球的时间,这一次考试将会被安排在北京时间凌晨 2- 4 点。“这也是我过去从来没有面对过的考试。”Jessica 最近一直在为这场 AP 考试做准备,还准备试着熬夜做几次模拟考试,如她所说的“做最好的准备”。


时间不多了,申请的节奏必须加快


和 Jessica 一样,Coach 也是探月学院高二的学生。因为酷爱健身,还在学校内部发起了一个健身小组,带领大家锻炼,他被称大家亲切地称为“Coach”。


听到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消息的时候,他正在利用寒假的时间在一家培训机构上课。他家住在大兴,上课的地方在海淀,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要 3 个小时。“可以在家上课,真的是太爽了!”因为疫情的爆发,Coach 可以不用每天早起,赶着去上英语课,特别开心。


居家上课的第一个月,Coach 每天都是凌晨 2 点钟左右睡,白天就是打打游戏,看看视频,再按时上上课,一天很快就过去了。原先每周都有的健身也放下了,“我以为在家上课是一个很短的时间,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

一天,Coach 洗完澡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有一些“不敢相信”:头发很长,打着结,胡子也又长又乱,太久没有剃了,之前结实的腹肌几乎消失不见了,变成了一圈圈的赘肉。Coach 开始意识到“在家”可能是一种常态,而自己的申请年将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度过了。


不过,疫情所带来的挑战才刚刚开始,因为明年就要申请,学校的升学指导,老师,父母,还有身边的朋友最近 1-2 个月都开始不约而同地要求 Coach 回答一个问题,”未来,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 “


其实,这本来是下半年的任务,每个想要出国留学的申请者都要写一份阐述自我的文书,文书里要讲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申请读这所大学,选择这个专业。在 Coach 原来的计划里,他打算利用夏校的机会,去美国看看自己要研究的非裔美国人文化,但是现在被取消了。而且还因为标化考试的时间一推再推,原先下半年才需要去面对的问题,被提前了,所有人都在催促他,Coach 知道自己必须想到一个目标。


但窝在家里想这显然太难了。


疫情期间,Coach 除了家之外,几乎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,可能最远的就是超市,或者是家附近的篮球场。但他也知道,时间越来越紧迫 ,暑假他报了另外一个项目,要去广州去了解当地非洲朋友的生活状况,“算是自己项目的一个衍生”,希望这次能够给他带来更多关于申请的线索和资本。


对于 Coach 和他的很多朋友来说,申请前最后的一个暑假,日程本应该被排得满满当当,,去国外参加各类研究机构、社会项目的活动,作为申请材料重要的经历。但是现在,出国几乎已经不太可能,国内是否能够找到合适的项目,也很难说。


Coach 已经是幸运的,至少他找到了可以替代的夏校,但其他人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,只能继续摸索代替的方案。


“未来到底要做什么这件事情,现在必须很认真地想想了。”Coach 说,“不仅仅是因为这次疫情,升学的计划被打乱了,而我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关系到我未来的人生道路。”


我每天都在祈祷,可以早点回国


在国内的准留学生们苦恼备考和实践的方案被打乱,他们在美国访问的同学却有着不一样的担忧——几乎断航的当下,回国也成为了一个问题。


Laura 也是探月学院的一名学生,不过今年才高一,关于申请的种种变动对于她来说还有些远,现在她的烦恼更加直接——“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能够买到一个回国的机票”。1 月份,学校放了寒假,她和家人一起来美国看正在进修的父亲,没想到的是这一来,就在美国呆了快要  4 个月。


“现在每天都在祈祷这次我订的机票能飞。”从  3 月份美国爆发疫情开始, Laura 回国的机票就一直被取消,有时候就是临飞前两天,突然就接到通知取消了。“现在一家人都在帮我看机票,但是太难订了。”Laura 有些无奈,有时候她一刷机票就是 1-2 个小时,但是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。


在武汉疫情刚爆发的时候,Laura 就想回国,不过父母担心安全,也就没有行动。


“我感到一种疏离感,看到国内疫情相关的新闻,朋友在微信里群里讲在家隔离,我都体会不到,也无法参与。”2 月份的时候,Laura 所在的高中探月学院举办了一次线上公益营,和初中生们一起讨论疫情下一个普通人的行动。她特别想作为助教参与其中,带领大家讨论,但申请最终因为时差的关系,被委婉地拒绝了。


“那段时间,我常常会感到失落。”因为身在海外的原因,Laura 的学习和生活被打乱了,她必须为自己打造一个区别与其他同学的作息表。2 月份,学校正式线上开学了,虽然课程大部分被安排了在上午,但是社团活动、教练时间都是在美国夜里 3-4 点钟,特别是一些重要的社团会议,或者是共建活动,“那时候就算是再困,也得硬着头皮去忍受。”不过更多的时候,她只能选择放弃。“其实,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都会特别照顾我,讨论或者开会都尽量不安排在晚上。”


而美国疫情爆发之后,Laura 想要回国的意愿就更加强烈了。原先,Laura 还计划着在加州的几个城市转一转,旅行计划都已经规划了一半,因为种种原因,一直就没有成行。疫情在美国境内爆发后,这个计划几乎更加不可能了,喜欢在人烟的 Laura 就只能呆在家里,“我每天的外出活动就是在我家附近的小山上走一走。”


在疫情隔离期间,Laura 最常去的一个地方


尤其是最近一个月,与 Laura 禁足生活相对的,是国内学校里的伙伴开始解除隔离的生活。 “我们每周都有 Coach time,上一次我的导师就是在咖啡馆和我视频的,你不知我有多羡慕。”Laura 说她特别想去咖啡店,想在街上逛逛,想和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。


但是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来,Laura 还不知道。她刚订了 6 月份回国的机票,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取消。“如果这次疫情告诉我一个道理,那么就是抓紧时间,把想要做的事情都做了。”现在, 除了正常的学习之外,Laura 还有一个新的任务,做一些国内的旅行攻略。她希望下学期可以晚一点开学,这样她就可利用暑假的时光,去湖南一些小众山水美的地方去逛一逛,弥补之前没能出去走走的遗憾。


”但一切都还不确定,现在都还是美好的期待。“Laura 说到。


只能向前的准留学生们


”会因为疫情改变出国留学计划么?“


对于这个问题,无论是 Jessica、Coach 还是 Laura 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。确实,对于很多已经为留学筹备很久的家庭来说,重新再回到原有的高考体系已经不太现实。有些时候,就算想要回去,也不太可能。


从孩子的内心来说,他们出国动机也不仅仅是家长的期望,或者是拿到一个文凭,找到一份工作,”更多的是对于自我的追求,是我想要去不同的文化和世界里看看。“


”不出国“这个选择几乎从未被考虑,无论是孩子自己,还是背后的家庭和学校,都必须和孩子们”一往直前“,坚定地走完这后疫情时代的出国之路。Jessica、Coach 和 Laura 所在的探月学院在疫情期间收到家长们的很多咨询,不仅仅是关于如何备考,更多的是关于如何获得更多的选择,”英国、澳洲、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学校的需求在不断地变多,大家都在看各种各样的可能性。“


不过对于这些准留学生来说,这只是他们未来所面临的挑战的一个开始。疫情的到来已经让原先的国际秩序出现变动,经济全球化、文化多元化、政治合作多边化,这些曾经被忽略的全球大背景已经逐渐被打破,改变着每个留学生的处境。顺利出国后,他们必须面对一个更加冲突的世界,努力地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。

”现在你最希望什么事情发生?“


Jessica、Coach 和 Laura 的回答是一样的:“能够早日开学,回到学校里去。”


Jessica 说,“我好想和同学一起再打一场旱地冰球。”


也许不仅仅是一场球,而是对于想要回到“正常”的一种期待。

来源:硅星人


澳际教育在线快速预约通道

  • 澳际QQ群:610247479
  • 澳际QQ群:445186879
  • 澳际QQ群:414525537